恩施土家美食特产:味道鲜美,营养丰富的恩施包面

2019-08-16

包面是恩施人极普通的小吃,所以叫包面,因为它是包馅的面食,薄薄的面皮,包上鲜细的肉馅,名如其形。它另外的名称还有馄饨、飞蛾面、担担面、抄手。馄饨是因其汤实交混,如天地浑沌之意,宋人程大昌在其《演繁露》中写道:“世言馄饨,是虏中浑沌氏为之。”飞蛾面则因正规的包面有两翅,如同飞蛾。担担面因卖包面的人挑着担子,一头有火炉烧锅,一头有案板味架,沿街叫卖。

过去,包面对于恩施人来说只是作为一种夜宵,在晚上才吃。老一辈人大凡记得,每到夜深人静,“包面消夜”绵长的叫卖声,穿街透巷,让人垂涎欲滴,忍不住要唤住叫卖人。来上一碗,吃得嘴唇嗒嗒作响,细密的汗水透湿后背,连呼痛快。

恩施人爱吃包面,包面皮薄而韧,馅小而鲜,葱花、胡椒粉、酱油、醋等作料一样也不能少,还要用高汤,将猪骨或鸡骨用文火久熬出味,撇去浮油,清澈透亮,可谓之高级之汤。可想而知,煮好的包面,舀上一勺高汤,不仅味道美,而且营养丰富。正因为如此,一碗包面的数量不多,但价格不低,是所有小吃中价格偏高的一种,但物有所值,人们依然喜爱。在幽长的夜晚,迎合“包面消夜”的叫卖声,吃上一碗,真可谓浑身通泰。

恩施的文人们吃包面,还要探究一下文化情结,除了研究上面所说《演繁露》中关于馄饨的起因,也会邀约几位朋友同吃包面,吮上几口包谷烧酒,吟一吟《同治都门纪略》中的打油诗:“包得馄饨味胜常,馅融春韭嚼来香。汤清润吻休嫌淡,咽来方知滋味长。”吃出的自然是一种另外的味道。

现如今已听不到“包面消夜”的叫卖声了,包面皮也非手工擀制,而是用机器压制而成,紧硬而不柔和;肉馅也非刻意挑选猪前胛瘦肉,而是什么部位的肉都用;味精鸡精等现代调味品取代了高汤;煮包面的开水则与煮面条、豆皮混用。价格虽然越来越高,味道和营养却大打折扣。至于吃这种小吃的文化情结,更是没有了,新时代的快生活节奏与复杂的人际关系,使人们少了闲情逸致,吃仿佛除了果腹,就只是应酬,吃包面也就很难与文章和诗篇联系起来了。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138-7271-3900